苏唯安_和朋友相亲相爱中

这里苏唯安,头像感谢@旧事鸩止,没有一点人气er的半吊子写手,坑多粮少多多指教

【日狛/狛日】简单粗暴的学院风三十题


◈联文
◈奇数题→@不熄灭の灯  偶数题→我
◈日狛日无差
◈ooc严重欢迎指出
没想到姑娘把三十题整合后一起发上来了……吓得我赶紧补档第六题



6.传纸条
临近中午,太阳光懒懒的撒在教室绿萝的叶子上从食堂里散发出的淡淡米香味勾起所有学生的食欲,他们已无心关注老师奋笔疾书的结果,眼神不由自主的向食堂那里瞟去。
日向创是从来不会挤食堂的,他不太会应对这样的情况,再且说食堂的饭不管是味道还是分量都不敢恭维。幸而这所学院是允许学生自备午饭的,这也大大减小了日向创要利用每个短暂午休回一次家的压力。
但这次食堂的味道过于勾人,闻起来好像……盐焗仙贝的味道?这种米和氯化钠所烤成的混合物,一般情况下日向创是不会在意的,他更喜欢草饼多一点。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哪一个人不是饥肠辘辘,希望快一点下课好享用自己的午餐。昨天准备好的饭盒里放了什么来着?嗯,好像有放玉子烧……
“咕~”日向创红了脸,对这种情况有些无措,他偏头看向七海,庆幸的是七海一如既往地在盯着黑板发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听课。肚子响的声音很小,如果七海同学没有听到,那应该就是没什么事了。日向创长吁一口气,重新翻开自己的笔记本。
但没过多久,就感觉到有人在地下扔纸团,还下手明显地狠狠踢了他一脚,摆明了要让他捡起来那团纸。
「我听见日向君的肚子叫了哟?日向君是没有好好吃早餐吗?这种习惯可不是充满希望的哦。」
熟悉的字体昭告着主人的身份,日向创扬了扬眉,这家伙是怎么听到的?
「我当然有好好吃早餐,比起这个,狛枝你现在应该好好听课才对。」
「明明日向君也没有好好听课吧?在想今天中午的午餐吗?对了日向君,我今天的午餐有草饼哦,要来一起吃午餐吗?」
「……!!」
「怎么样心动了吗?心动了吧日向君,那就这样约好啦?午休时间见哦!」
邪门的是在日向创目光扫完最后一个词尾,提笔欲回时,下课铃正好打在了这个时候。随着一句“老师再见”,午休时间正式到来。日向创感觉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回头,是狛枝拿着他的饭盒对自己笑。







相信我这第六题是给第七题打准备的

【日狛/狛日】简单粗暴的学院风三十题


◈联文
◈奇数题→@不熄灭の灯 偶数题→我
◈日狛日无差
◈ooc过严重请指出

————————————

4.成为前后邻桌
短暂的一天很快就会过去,接下来的日子也没有第一天来的那样惬意。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再次占领日向创生活的全部。在经历了一段说长也不长的学习时间后,第一次考试如约而至。
“呐呐日向君,可以来和我这样的学渣一起复习吗?雪染老师也说过了吧,这次考试的结果会影响之后座位的分配。我啊,想继续和日向君坐在一起呢…”在拿到考试的准确消息后,狛枝第一时间来找日向创,发出了想和他一起复习的邀约。
日向创翻了翻书,他知道狛枝并不差,有些科目甚至比他还要好上几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狛枝热衷于把自己说成“学渣”,搞得别人真的以为他成绩不好。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是很介意,他想。不知怎的,他也不太想和狛枝分开。
复习时间来的快去的也快,毕竟还没有讲多少知识,复习资料也不过薄薄几张纸罢了。
日向创把课本放于书桌上,暗自叹了口气。雪染老师并没有采取念成绩这种无异于公开处刑的做法,而是直接换座位来暗喻这次的结果。说来也巧,日向创根本没有挪地方,靠窗边还是靠窗边,主角位还是主角位。不过旁边人就没这么幸运了,他眼看着同桌从狛枝换成了另一个低头打游戏的女孩子。
他起先还以为和女孩子交往会很困难,特别是七海千秋这样看起来比较内向的。但当七海得知他打游戏的成就后,就和他打开了话匣子。两人相谈甚欢,宛如多日未见的老友。
“日~向~君~”软绵绵的声音从日向创背后响起,随即他感觉脖子被人轻轻围住,那抹有些亮眼的白色就这样从他背后窜出来。“和七海同学聊到这样开心的话,我可是会嫉妒的哦?”
狛枝压低声音在日向创耳边私语,说实话,那种慵懒又带着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色气的声音,无论是谁都会受不了,更不用谈日向创了。他惊的向后缩,躲开了狛枝的怀抱。狛枝摆摆手,用着欢快的语气接着对他说。
“呀,吓到了吗日向君?说起来真是奇怪呢,即使是经过一次换座位我也依旧在日向君身边。果然这就是命运吗?还是日向君有着凝聚希望的能力呢真是好奇……嘛,从此作为后桌也要多多指教啦日向君?”






广告👉1531407186 帅❤气❤小❤姑❤娘❤带❤你❤飞

【日狛/狛日】简单粗暴的学院风三十题


◈联文
◈奇数题→@不熄灭の灯  偶数题→我
◈日狛日无差
◈ooc过严重请指出

————————————
2.第一次打招呼
日向创拿着刚刚从老师手中领到的学生手册,走到通告栏那里查看分班情况。那上面赫然写着“一年三班——日向创”。不过在下方的那个名字更让他在意。一年三班,狛枝凪斗?这个奇怪而又不常见的姓氏引起他的注意。“如果能认识一下就好了啊……”他喃喃自语,开始寻找自己的教室。
不得不说这座学院的教室安排真的很奇怪,日向创绕了好几圈,才踩着最终时限接受全班同学目光的洗礼坐到了座位上。
“好的,我们现在开始点名……”绑着大马尾的女老师将生徒册摆在讲台上,开始检查学生的出勤情况。“九头龙……狛枝凪斗!”叫到了那个奇怪的名字,日向创蓦地抬头,但是并没有等来回应。“狛枝凪斗?狛枝凪斗同学在吗?”老师又喊了几声,见真的没人回应正想用碳素笔在出勤那一栏画个圈,但笔尖还没碰到纸张,清脆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
“到!”
这下全班人的目光又锁定在他身上了,与之前不同的,这次的全班或许还有加上日向创的名字。那…那个人不就是那个棉花糖……!老师看起来不是非常在意,摆摆手示意叫他进来,交代几句就让同学们自由活动了。
日向创觉得自己的肩被人拍了一下,扭头才知道坐在他身后的是那个狛枝凪斗。“呀,你就是入学试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人吧?真是希望的相遇呢,我是狛枝凪斗,你呢?”那人没等他反应过来,连珠炮似的抛过来一段话。被问的有些发懵的日向创只好老老实实报上自己的名字。“日向创……真是个好名字呢。知道吗,我原本是分到四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印刷成了三班,因为名单上根本没有我啊,四班的老师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所以才用了这么多时间到三班来。真是何等的不幸啊!不过来到这里又遇见了日向君你,这样一看,果然还是幸运的吗?……”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了。





别看,我就是个结尾废(。)
给自己打个广告:企鹅门牌号1531407186👈来啊造作啊
顺便,和我联文那位炒鸡好,吹他上天

没想到有二十fo了吓的我……点个文吧看tag来

关于耍刀的审神者的人设,前后差异很大因为后面是去年画的,摘选了可能会用的上的设定,顺便蔷薇的眼罩是照在右眼的就是俗称的右眼是白色。这个是我疏忽了土下座……

【刀剑乱舞】我明明是个射手为什么非要耍刀(二)

#乙女向,cp未定
#黑暗本丸  审神者名字出现有
#这(wo)里(jia)的婶(nv)婶(er)是西幻精灵,操纵冰的那种
#别看婶婶这样她只是内心戏多了点,just a little
#想到哪写哪系列
#大写加粗的O ! O ! C !

以上?
——————————————————————
打开手入室的大门,扑面而来的就是满屋子的粉尘和血腥淫/秽的味道。咳嗽的同时下意识用宽大的袖子挡了挡尚在昏迷中的小夜,希望他不会因为漫天粉尘而加深病情。

小心翼翼的把小夜放在榻榻米上,随手抓了块垫子垫在他脑后,希望这样能让他好过一点。做完这一切后,蔷薇才认真的观察这个手入室。

暗黑本丸的审神者一般都会做什么?恶意开启寝当番,碎刀,重伤后不手入,更有甚者因为对刀剑男士的身体感兴趣而做起了政/府严令禁止的人体实验……仿佛所有禁止的事情都要做一次才舒心。

手入室被一道屏风分成了一大一小两部分。大块的面积都被用来做什么不得而知,只有透过绢布星星点点的暗红血迹彰显着屏风后世界的可怕。而真正留给付丧神用来手入的部分,却不及整个手入室的三分之一。

蔷薇皱了皱眉,当务之急是完成小夜左文字的手入,本身就是带着重伤出战,经过蔷薇的全力一击后已经到达了碎刀的边缘。

这样想着她轻轻拆下来挂在小夜腰间的刀。本想直接在付丧神身体上手入,但为了能让小夜经受的痛苦少一些,她还是选择直接手入本体。

不就是消耗灵力多少的问题吗?反正她不缺这东西。

蔷薇先唤狐之助去接一盆水过来,接着开始找上任审神者留下的还能用的手入工具。不过很可惜,只留下还泛着新的粉棒和油纸可以用,看来上任审神者根本没有用过这个本应满员的手入室。

待狐之助拿着一盆水过来后,蔷薇先是从行李中揪出一条毛巾,沾好水后开始擦拭小夜脸上的血污。即使说好了不用在身体上直接手入,这点事情还是要做好的。起码不能让一个健康刀浑身是血的醒来吧。

蔷薇擦的很仔细,连头发上的血迹都想擦干净。而这一专心,丝丝灵力就这样在她的指间散发出来。一盆清水被她擦成了血水,原本小夜可爱的脸也就显露出来。即使没了碍事的血污,脸上依旧有许多细小的伤疤。不,不算细小,不如说狰狞。有一道从侧脸一直到锁骨的伤痕,就这么刻在了小夜左文字的身体上。

蔷薇鬼使神差的用指腹轻轻抚摸了那个伤疤。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又开始准备下一步的手入。

顺便问候了一下上任审神者的亲戚。

轻轻抽出墨色刀鞘中的短刀,纵是蔷薇这样不懂保养刀的人也为之一振。从刀背和残缺刀刃上的反馈来说,这无疑是把好刀。但刀面上的伤痕,明显破碎的刀刃,还是让她感觉到震撼和丝丝心疼。

轻轻用粉棒在刀身上敲,动作要慢不能对它造成二次伤害所以推荐用手指来缓冲。要确认手入粉确实沾满刀的一面后,才可以用油纸细细的抹一遍以方便灵力完全渗入裂缝之中。接下来用丁子油……等等,丁子油?

正根据审神者手册上相应内容手入小夜的蔷薇在这一步停下了。上帝哦这座本丸的丁子油已经放到过期了啊谁来告诉我该怎么办不可能这个节骨眼上去万屋吧不存在的。

怎么办才好?蔷薇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记忆力审神者培训老师还是说了没有丁子油的情况,只不过那时自己走了个神就活生生错过会就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机会。

我记得……是用血?

记忆力明显跟不上行动力的蔷薇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的。指不定瞎猫碰上死耗子呢。于是她用食指在小夜的刀刃上重重一划,殷红的血珠很争气的滴落在刀面上又被刀所吸收。

“唔……”原本安安静静的小夜突然出声,着实把蔷薇吓了一跳。她俯下身查看小夜的情况,然而并未出现任何好转现象,本就无血色的脸依旧透着苍白。只是食指的血显然是不够的,蔷薇选择速战速决。她拨开碍事的长袖,对着手臂反手就是一刀砍下去。大片的血迹立刻爬上了纯白色的衣袖,血液使衣物贴上伤口处,传来阵阵蛰痛。

但蔷薇更关心的是小夜。刀刃接触的血液中含有大量灵力,加上之前为他清洗血污是渗出的灵力,硬生生把小夜从战线崩坏拽到了无伤。

早知道这么方便我就直接用灵力上了。蔷薇愤愤想着。但她看到小夜渐渐红润的脸色后,还是松了口气,起身帮他盖上一层薄被,出门想为他倒杯水。

但是当蔷薇磕磕绊绊摸到厨房发现没水之后磕磕绊绊摸回手入室想着拿块冰将就将就的时候,等待她的就只有被血污过的旧被单。小夜左文字无疑自己离开了手入室。

唉……蔷薇叹气。她也没指望手入一次就能让他们放下戒心。顺手瞟到自己左臂的血迹已经晕了一大片袖子,才真正记起自己也是需要手入的人。




“怎么样,是她吗?”

“看她那副样子,一定是她。”

“啧,她怎么又回来了?”

硕大的厅室内气氛火热,他们急于确定这个不打自来的外来者的身份。如果真是他们预想的一样,那么等待他们的只会是如同罗生门一样的惨状。

“……不,不是。”在这场会议中一直沉默的小夜左文字突然出声,绕乱了其他人的思维。是啊,众人把目光聚集在小夜身上。小夜接受过那个女人的灵力,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个。

“声音,外形都有不同……灵力也是。”这番话仿佛是特赦令一般,使胶着的空气有了呼吸的余地。

“但是,依旧不能放松警惕。”加州清光这么说着,怀里抱着逼回本体的大和守安定。

“那么加州殿,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一期一振出声,右手已经碰到了刀鞘。

“明天。”经过短暂的沉默,加州清光说“按照规定,明天她会到万年樱那里正式接手这座本丸。然后就在那里——”他抱紧了怀中的安定,眼里闪烁着暗堕的红光。“在哪棵树下,把她解决!”

厅堂中的时间再次凝固,加州清光的做法得到了大多数人的默许。只是在他们正准备散会离席的时候,老旧木门转动所发出的刺耳声音使他们又重新凝聚了注意力。





“请问您说的那个她,是我吗?加州清光先生。”

纯白色少女眯了眯眼睛,笑魇如花。

“还有,在座的刀剑男士们?”

【刀剑乱舞】我明明是个射手为什么非要耍刀

#乙女向,cp未定
#黑暗本丸  审神者名字出现有
#这(wo)里(jia)的婶(nv)婶(er)是西幻精灵,操纵冰的那种
#别看婶婶这样她只是内心戏多了点,just a little
#想到哪写哪系列
#大写加粗的O ! O ! C !
#序戳http://barakosan.lofter.com/post/1e011029_fc3b030

以上?
——————————————————————
经历了一番并不热切的交谈,蔷薇终于提着自己的小行李站到本丸的大门前。

然而她反悔了。

狐狸你确定没有骗我吗这瘴气的厚度堪比净化之前的恶龙城了还是说暗堕的本丸都这样等等恶龙我不会死在那里吧不要啊这个月工钱没结呢我不能白受那么多伤——

“审神者大人您怎么了?请推开您眼前的这扇门呀。”狐之助看蔷薇半天没有动作,不禁紧张了起来。它可是经过千辛万苦才从异世界找来这份堪称完美的灵力,再不成功的话政府和那位大人恐怕要把它下过煎了吧。

蔷薇攥紧了握着皮扣的手,手心和皮革相互摩擦的感觉并没有带给她分毫安心感。“不,走吧……”既然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结果,倒不如早点迎来它。

推开门的一瞬间,映入眼帘的景色让蔷薇本能性的后退几步,死撑着门框才不至于腿一软倒下。随着扑面而来瘴气的,是一派萧条的景象。如果说这座本丸外部建的还能看过去的话,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去掉美丽外包装的生了虫的糖。死去的花草由于土壤原因依旧生根在土里,发出专属于植物腐烂的味道,和散不去的血腥味融合在空气中慢慢凝固。隐约可以看见那株枯萎的万年樱,枯瘠的枝干组成了一幅又一幅可怖的画面,仿佛无数的怨灵在渴求着解放。

这些阴暗的东西,一个普通人类是决定无法承受的,甚至连精灵都要为之一振。蔷薇好像明白了为什么狐之助会不远万里的从他们那个国家捞人,恐怕之前派过的所有人无一生还吧。

蔷薇稳了稳心神,确定可以移动之后还是堂而皇之的大喊了一句“打扰了——”然后反手关上了门。和轻轻关门一起发生的,是被无数双充满憎恶的眼睛注视着的不适感。从脊柱到指尖都被这十几对虎视眈眈的目光洗礼过了。

等等,这之中好像还有什么……!

蔷薇集中精力,希望能在成雾的瘴气当中找到那个让自己觉得奇怪的个体,但还未等她认真训到,那个个体便冲到她的面前希望能一刀致命。

“什么?!”凭借着精灵的高灵敏度,蔷薇坎坎躲过致命一击,只在上臂处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立刻从袖中掏出防身用的短刀,无暇顾及鲜红色血迹把原本纯白的衣服染红,她向后退一步把重心下压,正手拿刃做出防御的姿态。这时她的大脑飞速运转,希望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个体运动的痕迹。

然而还未等她预判出下一步敌方的动作,身后却又是一刀。血珠被风切割的七零八落,最后一并落在干枯的草地上。

蔷薇此时已经放弃了对敌方的判断,敌暗,我明。就算是三岁小孩也知道此时的形势有多不利。

必须要让他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

一旦思维开阔明朗,行动起来便不是什么难事。蔷薇一边做防御态向墙角后退,一边观察着恰当的时候去暂时让笼罩在本丸上空的瘴气消失一段时间。很好,现在她后退的动作像极了走投无路被逼到墙角的样子,顺便在敌方又刺伤自己的时候微微扬臂,看起来就和受伤后的挣扎一样。

短时间凝结的小冰箭很完美的完成了主人交给它的任务,厚厚的瘴气在一瞬间内破开了一个大口,久违的阳光照到这个本丸的一角,也照在由于看到阳光而愣住的敌方身上。

高高扎起的湖蓝色短发,四肢关节处的护甲和上面被鲜血侵染一半的明黄绒毛,开了大口的斗笠,挂在身体上的是破烂不堪沾染血污的袈裟。根据出发前大致看到的的刀种图鉴,符合这样的付丧神好像只有一位——

“……小夜…左文字?”

天啊还是极化。要死要活啊妈妈我要回家。

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小夜还是一顿,随即又重新握紧了手中的刀刃。他现在只是轻微的重伤,比那些逼回本体又强行碎刀的同伴要好得多。

宗三哥哥就是因为这样而碎的,他不允许让眼前这个冠冕堂皇挂着“审神者”名号的女人再对濒临碎刀的江雪哥哥做同样的事!

小夜左文字也只是一愣,随即又握着刀刃向蔷薇冲了过去。但这一回由于短暂的阳光,蔷薇成功预判了他之后的运动轨迹。

如果单说在黑暗中的速度,蔷薇或许比不过短刀,毕竟她还只是一个精灵,没有能够在夜间作战的能力,就算是在原来的世界里也是尽量避免在夜晚狩猎。但如果暴露在阳光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看清地形和敌人的姿势后,老猎手的经验可以近乎完美的预想出敌方下一步的所有动作,加上精灵天生的高灵敏度,可以说在有利条件的控制下,精灵一组近乎无敌。

但前提是“有利条件”。

浓厚的瘴气马上就要掩盖住自己好不容易破开的一片天空了。意识到这一点,蔷薇
不由得加快了躲闪和攻击的速度。如果不能在阳光彻底消失之前打倒小夜左文字,迎接自己的可能是死。

幸运的,她终于在小夜乱刃一般的攻击下找到了突破口。灵巧躲过刺向腹部的一刀,蔷薇退到了小夜身后,对着此时毫无防备的后颈,用手刀狠狠将其劈晕——

本应该这样的。

蔷薇咽了咽口水,蹩紧了眉头。其实这一刀下去成功的把握有多大,她也不知道。做弓箭手打猎做惯了,箭上覆着的,手里用着的,自然都是根据她那个世界的标准来的。要说对付丧神威力到底能发几成,她心里还真没底。

小夜左文字的攻击由于她这一击停下了,他侧过脸用泛着暗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蔷薇,仿佛要把她的灵魂都穿透。

“……不允许…………”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蔷薇闭上了眼睛。现在瘴气已重新凝聚在本丸上空,这时候再挥刀是没有胜算的,她最担心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自己,可能要死在这里了。

意想之中的疼痛感没有降临,蔷薇慢慢睁开眼睛。名为小夜左文字的付丧神就这么直直的倒在并不干净的草丛里。“诶?……等等,小,小夜?”蔷薇弯下身轻轻推了推小夜的身体,看眼前刀并没有反应后彻底慌了。

卧槽怎么办啊我不会是一手刀把人敲残了吧完了完了左文字家的大佬会怎么对待我啊不会把我肢解了吧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关门回家还来的急吗?

“哎呀审神者大人小夜左文字这是由于重伤晕过去了您不用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狐之助此刻又背着蔷薇的小行李来到了她的面前,待蔷薇拿下行李后摇了摇尾巴。“请您尽快为他进行手入啊,这样,我带您到手入室。”

蔷薇点了点头,随即抱起小夜,轻轻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身上,希望他能好过一点。在无数箭一般的目光下向手入室走去。

————————————————————————
序篇已经写啦,连接未成功的请戳 @血月照禅空
我果然是个幼儿园大班的学生()凑表脸的求心心求关注求评论
顺便这里还是用小号来回评论|ω・)等到暑假就会用大号啦
有什么好点子可以私信给我哦,遇到不错的会写_(:з」∠)_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小天使!(。・ω・。)ノ♡

【知乎体】一个直男隔壁住了一对基佬是怎样的体验?

*纯原创
*人设是鼹的,ooc属于我
*有性暗示注意(结尾一小段)
*南朝视角。啥你问南朝是谁对不起我也不(没)知(有)道(人设)啊
*不良鼹×苏鼹

南朝四百八十寺
233个赞 沉默的隔壁孤狼 喜闻乐见的隔壁腐女 操心到晚的大妈 等觉得很赞

哎呀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不要一言不合就啥啥啥体验,一般人不会有经历的知道不?
但自从我敲下第一个按键起,就注定了在下一定不是个正常人呸一般人

咳,首先本人男,性取向女,正统直男,连审美也是直男审美。为这事还跟女票吵了好多次……扯远了扯远了
今天答主要带大家走进的,是答主隔壁那家gay里gay气的外国兄弟

哎呀说起那对兄弟答主就想爆粗啊!一个走的是美帝的不良风,对,就是那种左边仨耳钉右边仨耳钉脖子系个黑颈环看着和项圈似的让他和人好好相处仿佛要他命的那种
另一个啊,对不起那臭小子差点就捕获了我女票的芳心我对他没啥好感【手黄再】硬要说就是英国那边的绅士彬彬有礼的顶着一张祸害众生的脸去祸害众妹子的那种
我女票来我家玩他礼节性的拜访,嗯可以理解,关键是我女票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三秒!三秒!!啥都别说了让老子去砍了他啊啊啊啊啊!!!
至于前面那位不良,答主为了方便大家定位角色就再分享答主的往(血)事(泪)吧(史)
那天答主家卫生间漏水家里都快变成汪洋了就寻思着去隔壁避避灾顺便等维修,也不知道是答主敲门敲过猛了还是吵着人家睡觉了反正迎接答主的是一脸吔了屎的不良,当然他一直都是吔屎的表情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答主颤颤巍巍的生怕下一秒这位dalao一脚把答主踹个半身不遂的说“……你哥呢?”不良愣了愣没反应过来,随后没好气的说“出去了。”相信我,那种沙哑的声音是会让妹子飙鼻血的,但答主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就这样倒下(哪里不对)是吧!“啧,你这家伙为什么来这里啊快给我滚回自己的猪窝啊”诶我草拟爸爸的我能回去还用在这和你这种刺猬说话啊!!老子回去干嘛啊!!游泳吗???
当然答主是没有勇气说出这些话的,只能弱弱的如同小受一样“我,我家卫生间漏水了嘛……”被人打压,好气哦,连微笑都不想保持。
然后我坐在沙发上,以一种极其标准的幼儿园小盆宇坐姿,一旁的不良啥也没说啥也没干摊在沙发上。其实那个场景我超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你们可爱的答主又怂了。)
期间不乏一些“那个,我有点渴……”“哈?”“噫没什么!”还有“这杯水我可以喝吗?”“再不把那个杯子放下我打爆你”以及“内什么,借用一下你们家卫生间可以吗?”“抱歉猪的声音太小了我听不见”之类的……明明就是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儿狂什么狂老子一个社会人怕你哦!!!?——来自答主对朋友血的哭诉
亏的维修师傅来的早不然这个世界上就会多一具膀胱炸裂的尸体吧……你们无法想象维修工的背影在答主眼中是多么的高大

到这里可能有朋友和腐女要问“他们也没看出是gay佬啊答主你这是答非所问”
别急啊小宝贝儿,重头戏来了
——以下画风聚变注意——
最开始是绅士的服装,首先他很讨厌高领衣服,其次他也没有带颈圈的习惯,但就在他脖子上发现了颈圈,仔细一看还是不良的
有一次下雨,不良没看天气○报淋了一身,完后我在他背过身的时候见到了几处挖痕,还蛮深的
最后你说为什么我总能在晚上听到奇♂怪的声音呢?
——画风聚变结束——
好了各位亲们答主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知道啥是摩的大飚客吗?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跟你们说他们俩实在太恶劣了我真想问那不良你他妈知道节制这俩字咋写不知道不!!对不起我不是很懂你们这些gay佬啊什么○货○子母○○交肉○器我都不懂!都!不!懂!
而且答主本就没多少钱还要处着女票于是倒霉催的买了个隔音不好的房子于是绅士先生您的另一面我全都看见了哦???什么被○到高○不碰前○的叫声被迫DIY但其实爽到不行压低的○吟声我全都听到了哦???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几点结束今天玩的是什么普雷又喊了哪些高频词汇什么时候被○哭什么时候开始为你善后我都清清楚楚的哦???
短短一个月我已经从小白变成哲学家了哦???我谢谢你们全家哦???

最后,他们前几天告诉我,下个月他们就回国了回去第一件事就是领证。
对不起近亲不能结婚啊!!
“诶?您还不知道吗?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兄弟。”
Excuse me?
“……这也算是一种普雷?”
“您可以这么认为(笑)”

……
再见!!!!!


编辑于2020年6月15日23:33分
1047条评论 感谢 收藏 分享
没有帮助 举报 作者保留权利

【般桃】所谓恋爱,所谓新娘




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他的呢?
是谈论夜叉不小心出现语漏时?任性着把糖塞到我怀里时?还是笑眯眯的说我可爱时?
是什么时候……有除了樱以外在意的人呢?不,这份感情比樱的更重,就好像是……
好像是恋爱一般。
——————
3月26日
今天他又来桃林了。和往常一样的,塞给了我一块糖。
我责怪于他的大吵大闹,因为真的太早了嘛!昨天是樱亡夫的忌日,樱哭了一晚上好不容易睡着呢。
不过看在他带我去玩的面子上,就原谅他好了。

看着他金色的背影,我为什么会觉得心有些疼呢?
——————
4月8日
樱终于从丧夫的悲痛中走出来,开始新娘修行了。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他竟然说“被挚友抛弃了”什么的,真是令人生气哦!
因为这事,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激动了。他看起来不怎么开心,果然还是我说重了吗?

啊,忘记告诉他一件事了。“我要陪樱修行所以必须离开一段时间”什么的。
——————
12月14日
樱的新娘修行结束,我也回到了桃林。
也是没想到会用这么长时间,不辞而别他会不会生气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踏上了桃林的土地。
也许是我妖力的作用,桃树居然又开出了花。
我笑着和这里的一草一木打招呼,当我走到桃林中央时,我发现了般若。
他好像很疲惫的样子,眼角有着乌青。他睡在桃树之下,可爱的脸上有未干的泪痕。
我心疼的想让他睡得舒服一点,没曾想惊醒了梦中的人。
「唔,桃花……!你回来了?」
我笑着揉了揉他眼角的乌青。
「是啊,当初一声不吭的走抱歉哦?你要不要再睡……」
我还没说完,便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真的吓死我了。」
我沉默这拍了拍他的背,蹭蹭他的脸以示安慰。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
「说起来,我也是和樱一起完成新娘修行的噢?」
「你是说?」
「就是你想的那样啦。」

【桃花妖only】桃花不会死去

#私设有 ooc有

桃花最近有点不舒服。

很奇怪不是吗?身为妖怪不会生病才对。更别说像桃花这样的治疗系,什么病自己也能治好。
但桃花的确是病了,担心的樱花去山下向阴阳师求了一味药。
现在,桃花饮着略苦的中药,在树下思考自己最近的身体状况。
按理说,作为桃花的妖怪,桃林不衰,她就不应该消失。但任这里有千万株桃树,桃花依旧是那千年桃树灵力所化。所以,只有一个结论——这千年桃树,怕是熬不过开春了。
想什么呢!桃花拍拍自己的脸。你还要照顾樱呢!怎么可以这样倒下!况且,这可是千年桃树,怎么可能这样死去!
桃花这么想着,把汤药一饮而尽。

----
最近的平安京,有一件事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
你甚至不需要拉过人询问,只要驻足片刻,就会听到妇女们的窃窃私语。

「诶你说,山上那棵千年桃,怎么就这么死了呢?」